TXT下載

红运快三最牛走势图:第六百九十六章 陰云密布邊疆事,一曲斷腸奏西南(貳拾陸)

一定牛红运快三 www.nscbvs.com.cn 作者:貪狼獨坐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一眾人匆忙趕到了城頭上,那些個大戶們也希望親眼看看大明的船隊。

    然而當他們真正親眼看到的時候,頓時心下生出一股絕望來。

    晨光之下獵獵作響的大明龍旗金光四溢,巨大的戰艦讓他們兩股顫栗。

    遠遠的依稀可見為首的那巨大戰船上,昂然站著一位虬髯黑甲戰將。

    這遮天蔽日的戰船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曾經,三寶太監的艦隊抵達安南時候的情形。

    那時節陽京還與大明有貨值往來,然而龐大的艦隊遠遠的在海上靠近的時候。

    整個陽京的所有人差點兒都瘋了,那龐然大物讓他們不由自主的生出恐懼來。

    “先打一輪,然后放人過去?!?br />
    船首上的戚景通對于花費時間和炮彈打下這座陽京城,沒有太多的興趣。

    這里只是他的跳板,他要進軍的是升龍

    “告訴他們一柱香的時間,所有人必須到碼頭上投降否則殺無赦”

    傳令兵聞言大聲應是,隨后便開始將命令傳達下去。

    為了協調水師作戰,簡單的旗語在船上的應用已經鋪開。

    要傳達太復雜的內容自然較難,但簡化后的命令傳達不是問題。

    比如現在,對著陽京開一輪炮這個命令就很簡單。

    豎起藍色的旗子就行了,此外其他顏色的旗子分別代表著不同的命令。

    一輪炮擊、三輪炮擊,全力炮擊。

    不同的陣型還有不同的旗幟,只需要看旗子就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能能贏么”

    一群在城墻上的老者們渾身都在哆嗦著,他們驚恐的望著那海上殺來的巨艦渾身顫栗。

    然后,他們很快的看到了那遠遠的巨艦突然冒起一陣白煙。

    隨即海面上傳來了震天的炸響“嗵嗵嗵”

    一片硝煙彌漫在海面上,硝煙中一枚枚的錐形彈頭飛旋著撕裂了空氣。

    “啾啾啾”炮彈帶起的破空聲,聽起來是如此的刺耳。

    而這個聲音在安南人聽起來,更像是地獄中惡鬼的催命狂笑。

    他們的判斷是對的,很快的這一輪的炮彈就落在了碼頭、城墻和陽京城內。

    “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震耳欲聾,他們驚恐萬狀的看著騰空而起的氣浪與火焰。

    爆炸的破片四處飛濺,城墻上中了兩枚炮彈。

    被炮彈擊中的地方,那些個水師的軍卒們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便慘然被炸成了一對碎肉。

    噴濺的血漿、被撕碎的肌肉組織和炸成了碎片的粉紅內臟,飛濺上了半空。

    爆炸掀起的氣浪,將被撕裂的殘肢碎肉噴濺上半空撒開。

    然后如雨點般“噼里啪啦”的,甩落了一地。

    隨著氣浪一同飛旋而出的,還有那爆炸產生的破片。

    一枚枚的破片如同催命的符咒,散落開的時候帶起的都是成片滔天的血浪

    安南人可沒有應對這種遠程火炮的經驗,他們站的實在是太密集了。

    密集的結果就是炮彈的殺傷力被放大,傷亡更加的恐怖

    “啊”城墻上,已經有軍卒直接瘋了

    當那些破碎的肢體碎塊,還有噴濺的血漿撒潑到他們身上的時候。

    這些軍卒中直接嚇瘋了一片,他們本來就不是水師的精銳。

    被留在這陽京城中鎮守的,自然是被認為比較弱的。

    這些本身就比較弱的軍卒,在這種未知的攻擊之下、直面如此兇殘暴戾的場面。

    他們如果不崩潰,才是最奇怪的。

    即便是有著后世戰爭影視觀感經驗的普通人,在真正經歷炮彈爆炸。

    在看到了自己身邊的人直接在炮彈下炸成一團碎肉,還能不崩潰的也不多見。

    崩潰,才是正?;岢魷值那榭?。

    “啊啊啊”

    恐慌開始蔓延,尤其城內的那些百姓們。

    就在剛才數枚炮彈落在了陽京城中,幾棟民房被一炮轟成了廢墟。

    城墻上被炸的四處飛濺的腥血和碎肉,他們亦是遠遠看到了的。

    這種情況下怎么可能會不驚恐

    那城墻上的安南大族族長、族老們瞠目結舌,望著海面上的大明戰船如同呆頭鵝。

    他們的喉嚨里發出了“嗬嗬嗬”的聲音,顯然已經被這瘋狂的、直接的、暴戾的炮擊嚇的失語。

    他們中任何人也沒有想到,大明水師的攻擊竟然如此犀利

    這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這等轟擊之下誰能守城

    簡直是要瘋了

    此時,一艘車船從戰船上被緩緩的放了下來。

    車船上掛著的是安南水師的旗幟,船上還有著戰鼓。

    便聽得戰鼓“咚咚咚”的響起,幾個穿著安南水師甲胄的人站在車船上。

    這一陣的戰鼓聲將那些城墻上的人喚過了神來,那些個城內大豪們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水師副將。

    卻見這副將面色慘然灰敗,嘴唇哆嗦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于是這群大豪們也知道了,這位副將自己都說不出要堅守的話。

    當他們艱難的轉過頭去,望向了城墻的四周。

    那些被炮擊的地方近乎一丈之內,再無人站立。

    城墻上的軍卒甚至逃去了泰半,剩下的不是不想跑

    他們是被嚇的腿軟,直接癱倒在了城墻上。

    還有些被炮彈的破片打的腸穿肚爛,那腥血和內臟噴涌出來不住的哀嚎著。

    抑或是是手腳被炮彈的破片炸斷了,慘然翻倒在血泊中慘叫的。

    那城墻上的大族老家伙們,艱難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緩緩的轉過僵硬的脖子,看著已經逐漸靠近了碼頭的車船。

    車船的好處就是快,非常的快

    車船是何人、何時發明的,說法有好幾種。且都有道理。

    是以不甚可考,但盛行時期在宋代、并明初的時候得到了巨大的發展卻是肯定的。

    紹興三十一年的采石之戰,完顏亮金軍飲馬大江準備南渡,卻遭“迅駛如飛”的宋軍車船堵載而敗。

    這是當時車船用于實戰的案例,只是車船不能遠航。

    河道、湖泊中用一下尚可,再比如用于這等接駁大型戰船與碼頭還行。

    城墻上的老家伙們回頭看了一眼身畔的家丁,隨后面露絕望。

    這些家丁若是遇到個山賊流寇,那能保家眷無恙。

    哪怕是碰上了安南潰兵,他們也自認為能抵擋一番。

    可大明水師的這尼瑪是火炮啊哪個凡人之軀能抵擋

    “陽京城內守將聽著對面乃大明水師大軍,方才僅是一個警告”

    隨著車船的漸漸靠近,車船上身著安南服飾的人亦開口了。

    城墻上的那些個族老、軍卒們定睛望去,不由得心涼到了谷底。

    因為車船上的那人,竟然是隨著水師將軍阮維武出征的副將

    現在這個人站在了大明水師的車船上勸降,這說明什么

    說明安南的水師已經沒了,至少去進攻占婆舊港的水師沒了

    “上朝大軍仁義為先,只要掛起白旗、到碼頭處卸甲棄械便可活命”

    “一柱香之內,若膽敢不降者殺無赦炮火融城、雞犬不留”

    說話間,那車船已經緩緩的靠上了空無一人的碼頭。

    原本留駐在碼頭上的少許軍卒,早已經逃到了鐵閘門下瑟瑟發抖。

    而那車船上的安南水師副將,則是站在船上高聲道。

    “也許有人認得某沒錯,某便是隨阮維武將軍往占婆舊港副將武安全”

    他的這話一出口,頓時城墻上“嗡嗡嗡”的響成一片。

    原本大家只是懷疑,如今是確定了。

    “某亦是奉阮將軍之命,回來勸降諸位莫做無謂掙扎了,偽王水師早已全軍覆沒”

    “黎仁孝將軍十萬大軍,亦慘敗被俘”

    黎仁孝這位老將都輸了

    一時間那城墻上連議論聲都消失了,他們驚恐的瞪著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

    十萬大軍啊從升龍城中抽調出來,整個安南最精銳的十萬大軍啊

    這說沒了就沒了

    但看著城墻上那鋪滿的腥血,還有那些被炸成了碎肉的軍卒

    這些人亦不由得苦笑,若是明軍有如此利器他們拿什么抵擋

    “一柱香的時間,不多了諸位某再勸一句,莫要誤了身家性命”

    卻見這武安全高聲喝道“即便是不在乎自己的姓名,家中親眷呢”

    “上朝大軍,有如此利器火炮融城之下,誰死誰活可就不知道了”

    “你們可想清楚了,莫要自誤”

    其實他話還沒有說完,城墻上的那些個老狐貍們早已經反應過來了。

    卻見幾個老狐貍使了一個眼色,便有幾個漢子悄然走到了那水師副將的身側。

    突然間,那幾條漢子猛的“咔嚓”一聲將他擒住

    “你們要做什么”

    這副將驚恐的大喊,然而回應他的卻是封喉的一刀。

    便聽得“嗤”的一聲,一柄鋼刀劃過了他的喉管。

    腥血頓時噴濺了出來,似乎怕他不死還有人從背后猛的一刀刺進了心臟處。

    “您可別怪老夫等人,這是為了我陽京百姓啊”

    那瀕死的副將聽得這話,眼神中滿是憤怒、不甘,還帶著絲絲的絕望

    敲里嗎個老不死勞資也特么想投降啊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朝大紈绔》,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