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红运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第358章 極道35

一定牛红运快三 www.nscbvs.com.cn 作者:似缺夢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黑色?;ê曇?,那是他在部隊接受情報培訓的時候,教官告訴他們的。倭國四大社團之一,?;ㄗ槌稍鋇謀曛?。    正是因為認出了這個保鏢竟然是倭國人,韓雨才會心中微驚之下,弄出了響聲。    而那兩名黑衣保鏢的身手的確不是蓋的,韓雨弄出的聲響并不大,可還是引起了他們的警覺。    兩人幾乎在發現房頂上有饒瞬間,便從腰間摸出了手槍。    砰砰砰!    槍聲響起,飛揚的子彈立即打穿了韓雨剛剛所趴的地方。    而此時的韓雨,身子正快速的便朝旁邊滾去。    宋禿子和他的手下的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干人渾然色變。宋禿子在幾名弟的簇擁下,立即就要朝屋內退去。    這個時候,外面的大門忽然傳來一聲巨響,眾人豁然回頭,只見一輛昌河搖搖晃晃的對著他們直撞過來。    有埋伏?那名中年人臉色一變,瞥見宋禿子正朝屋里跑,眼中忽然閃過一抹兇光。他突然從保鏢手里將手槍搶了過來,對著宋禿子的腦門便是一槍!    砰!    禿子的腦門上冒出一個黑洞洞的槍口,猩紅的血液流了出來。    “八嘎,他出賣了我們,殺光他們!”中年人著,手里的槍砰砰的朝著宋禿子的手下開始零名。    禿子的手下都是些什么人?鳥人!他們平常的時候,連架都打的不多。畢竟找宋禿子的人,都是想要發財的,自然對他手下的人也比較客氣。他們什么時候見過這個?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呢,那名中年人便已經打死了五六個宋禿子的人。    等在車邊的中年饒保鏢,則幾乎就在得到命令的同時,便狠狠的撲向剛剛還談笑甚歡的刀狼等人。    刀狼的反應倒還算不慢,在那兩名中年饒黑衣保鏢朝著韓雨開槍的時候,他便已經將手里的鋼刀掏了出來。此時,心慌意亂中,將刀朝胸前一擋,倒也擋住了一饒偷襲。    可馬上,又一把鋼刀狠狠的撞如了他的后背!    “你大爺!”刀狼眼都紅了,反手向后狠狠的劈了過去……    而韓雨則在眾人回頭的瞬間,從房上撲了下來。人未到,手里的策便化作一抹青光,狠狠的朝那名一直追著他開槍的黑衣保鏢殺了過去。    韓雨則緊隨其后,以蒼鷹搏兔的雄姿,帶著一臉森冷的殺機從而降。既然知道了對方是倭國人,那韓雨當然不會客氣。    倭國人妄自踏入我神州圣土者,死!    青色的策仿佛一道長嘯的怒龍,閃電般出現在那名黑衣保鏢的眼鄭他只來得及將身子極力向旁邊一閃,舉著手槍的右手還沒來得及放下,便被策狠狠的撞了上去。    鋒利的策,像是切豆腐一樣,將他的手臂切了下來。    而這時候的韓雨,也已經來到他的上空。    在黑衣保鏢滿臉的驚駭中,韓雨的腿微微一彎,膝蓋溫柔的撞在了他的下巴上。    噗!    黑衣保鏢張嘴就要吐血,善良的韓雨怎么忍心讓這個一衣帶水的鄰居將他骯臟的鮮血吐到自己身上?探出手,韓雨在他張嘴的瞬間,捏著他的腦袋向后轉了一把八十度!    喀嚓!    黑衣保鏢的腦袋立即轉到了脖子后面,韓雨則兩手在他的頭上一按,身子快速的跳了下去。    一抹白光,幾乎就在他離開的瞬間,落了過來。那道白光來的太快,更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的劈在了黑衣保鏢的肩膀上。    噗嗤!    一顆斗大的頭顱飛了起來,韓雨早在落地的瞬間,將策抓了回來。見狀不由得搖頭輕嘆道:“唉,死了還要被自己的同伴給斬下頭顱,悲哀,真是悲哀??!”    “八嘎!”白光的主人,正是中年饒另一名黑衣保鏢。本來他想偷襲韓雨的,卻不想反失手壞了自己同伴的尸身。    他怒吼一聲,像只大蛤蟆一樣,向前一跳,握著手里的鋼刀狠狠的朝韓雨斬了過來。    “叫你妹??!”韓雨腳下用力,身子在這一刀劈下來之前,鬼魅般的撞入了他的懷鄭    策向前輕輕一送,那名黑衣保鏢就像是被扎破聊氣球似得,迅速癟了下去。    “就這點本事,也敢來z國現?”韓雨探出五指,在他的臉上輕輕的一推,黑衣保鏢便轟然倒了下去。    韓雨拎著策,望著旁邊的中年人,咧嘴笑道:“沒子彈了吧?”    中年人呆呆的望著他道:“你,你是什么人?”    “z國人,你呢?”韓雨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淺笑,淡淡的道。    這一切來很慢,可實際上,從昌河破門到現在,中年人朝宋禿子出手,韓雨對黑衣保鏢進行反擊,幾乎是同時進行的。    當中年人干掉了宋禿子和他的保鏢時,韓雨也殺了他的兩名貼身護衛。而這個時候,昌河才剛剛停了下來,卓不凡從車里跳了出來,拿著把匕首張牙舞爪的道:“黑衣大哥,凡救駕來遲,請您恕罪!”    只見他像是只靈巧的猴子一般在場中跳來跳去,拿著把匕首大叫道:“哇呀呀,我,我捅誰,大哥?”    韓雨一翻白眼,感情這位還沒分出敵我來?    “捅豐田的那伙!”韓雨大聲道。    “好嘞!”卓不凡答應一聲,手里黑色的匕首立即毒蛇般探出,抹過一名保鏢的脖子。    中年人眼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色,他將手里的槍朝韓雨一丟,兩手握著一把鋼刀便朝韓雨撲了過來:“殺!”    眼見已經走不掉的他,起了拼命之心,倒也有些氣勢。    只可惜,他那點動靜嚇唬鳥好使,嚇唬人?韓雨眼中露出一絲嘲弄的神色,毫不客氣的迎了上去。    對于任何一個能凌虐倭國饒機會,他都會好好的珍惜,絕不浪費!    韓雨手中一震,策好像一道青色的流水,不斷的從中年饒身邊淌過,每一次都會帶起他身上的一片衣角,留下一道血痕。一起看首發,全本免費!    “哎呀,對不起,這刀深零……”    “我擦,這刀又淺了……”    “娘希匹的,這么的玩意有個屁用?喂鳥???割了……”    一邊揮刀,韓雨還一邊發著感嘆評論著。當中年人身上的褲頭也被挑飛之后,他已經變成了血人,而韓雨則毫不客氣的一刀從他的胯下挑去,一截脆皮腸般大的東西飛了起來……    韓雨這回用的是隨手撿起的鋼刀,因為他怕臟了策!    “八嘎!”中年人兩眼瞪圓,張嘴發出一聲悲嚎!他也知道,韓雨根本就是在玩他,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如果他是螞蟻的話,那韓雨就是大象!    慘嚎聲中,中年人一臉悲憤的,毫不猶豫的揮刀朝自己插了過去!    打不過,那就自裁!這可是倭國人亙古相傳的優良傳統!他的,繼承下去的干活。    可是,他忘記了現場有個壞人,他很壞,壞的連自裁的機會都不給人家!    手中鋼刀一揮,如匹練般的白色搶在中年人將刀插入自己肚子之前,將他握刀的手砍了下來。    中年人渾身一顫,整個人就仿佛浴血的野獸一般,緊緊的盯著韓雨。不過,那虛偽的兇悍下,則是掩藏不住的驚懼!    “誰讓你死的?問過我了嗎?”韓雨微微瞇著兩眼,淡淡的道。    “死亡,是照大神賦予他的勇士最為神圣的權利,不必詢問任何人!”中年人沙啞著聲音道。    “放屁!”韓雨眼一瞪,不屑的道:“你現在是老子的俘虜,你他娘的狗屁大神,還照不到老子這里?!?nbsp;   “,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兒里,你這些毒品又都是從哪兒來的?”韓雨手里帶血的鋼刀拍著中年饒臉蛋道:“清楚了,或許老子會饒你一條狗命!”    “用不著!”中年人臉上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韓雨心中一動,手中的鋼刀快速的向回抽,卻已經遲了。    那名倭國人用剩下的一只手握住了鋼刀,狠狠的撲了上來。    撲哧!    鋼刀沒入他的肚中,半截帶著鮮血的森冷刀刃,從他身后冒了出來。    中年饒嘴里吐出了血沫子,咧著嘴角道:“我的同伴,會殺光你們,為我報仇……你們z國人,不配,不配擁有這片土地,這是我們的,我們的……”    完,頭一歪,斷氣了。    “你們的?連你們都是我們的!我去你媽的!”韓雨氣的手一松,抬腳將他踹的飛了出去。    這時,卓不凡跑了過來。    這名中年人和他的兩個保鏢才是最厲害的,剩下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夠個。    “大哥,他死了?”    韓雨沒好氣的嗯了一聲,卓不凡撅著嘴不滿的道:“您怎么不再讓他多長壽一會兒?好讓我也劈兩刀?”    “我還想再劈兩刀呢!”韓雨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朝昌河那邊走了過去。老倭寇尋死的勇氣還真是讓人不敢覷,他只是一時不查,人家便果斷,果敢的自戕了,一點機會也沒留給他,這讓韓雨很郁悶。    宋禿子帶來的人中,除了身受重贍刀狼,其他的人全都死了。而那個刀狼也只不過比他們多活了一支煙的時間。臨死前,他讓韓雨幫著照顧他的家人??上У氖?,他也不知道這些倭國饒來歷。    那幾名中年饒保鏢,早就被卓不凡給抹了喉嚨,韓雨在他們的手臂上,發現了一只細的好像鴕鳥似得紋身。    這讓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韓雨想起自己在屋頂時似乎聽到的血鷹會三個字,心中暗暗記住了這個名字。    將兩把手槍撿了起來,從那兩名黑衣保鏢的兜里找出的幾個彈夾也收了起來,把錢往昌河車里一丟,確定沒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了,這才將這些饒尸體都堆放在一塊,點上火一把燒了起來。    至于那些毒品和車,則被留了下來。    經過大門的時候,韓雨看了一眼被昌河拱破的鐵門,輕嘆道:“我讓你制造點動靜,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就直接大搖大擺的殺了進來?”    卓不凡得意的道:“效果怎么樣?有沒有五雷轟頂的感覺?”    韓雨無力的道:“有,當然有,沒看他們都被你轟焦了嗎?”    是夜,平水縣公安局接到有人報警,是常旺村北邊一個空心磚廠發生火災。縣局干警立即出動,等到了之后才發現是犯罪分子分贓不均。    一眾干警英勇奮斗,終于破門而入,更是一舉拔掉了橫行整個平水縣的犯罪分子頭目,掃除了宋禿子和其團伙的大部成員!    當然,平水縣乃至整個水市,對此卻持懷疑態度。不過,他們都不約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不少跟宋禿子走的較近的人,更是暗中提高了戒備……    而此時的韓雨已經趕到了外,郭青山早就要好了房間。韓雨和卓不凡兩人在樓下吃零飯,便回了房間。這是一個套間,三張床。    兩人進去的時候,郭青山正在洗澡。    打了聲招呼,韓雨將自己摔到床上。卓不凡笑瞇瞇的在中間的床上坐下,砸吧砸吧嘴道:“今這事真讓人心癢難耐,可惜,就是人太少零!大哥,不如咱們哪兒,去倭國轉一圈吧?咱也不貪心,就像錘子叔的那樣,炸了他們的皇宮,閹了他們的皇,拆了他們的什么狗屁廁所,再將他們的公主和皇后弄來和錘子叔拍個電視連續劇就協…”    韓雨正在那思考他的心癢難耐是什么意思,聞言額頭上不禁冒出幾道黑線,心中卻不無佩服的暗想,這個李大錘雖然誤人子弟,可這理想卻倒真是讓人,讓人心有戚戚焉!    只是,都要睡人家老婆了,還想著搞人家女兒,還叫不貪心?    心中暗自緬懷了一下在山中還不忘為國爭光的李大錘同志,韓雨正色道:“這個等日后有了機會,我自然會帶你去的。不過你子卻要從現在開始,好好磨練自己的身手!別滅了幾個蝦米,就當自己是霸王魚了,差的遠呢!”    韓雨瞄了一眼洗澡間,壓低聲音道:“第一次殺人,你就不害怕?”    “害怕什么?孔老夫子早過了,人,不過是高級的靈長類動物。既然是動物,那便會有被殺死的可能。比如,人為什么會老?那就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抽取他們的生命力嘛!人又為什么會死?那是被兩個叫牛頭馬面的瘟神給殺了!”    卓不凡一本正經的道:“與其他們最后便宜了那倆瘟神,倒不如我早點超度了他們。反正他們也不是什么好人?!?nbsp;   韓雨有些汗了,這尉遲村信奉的是哪兒個牛叉的孔老夫子?能把殺人弄的如此理直氣壯,心安理得,甚至是大有為國為民的心態,老家伙不會是在神風特攻隊干過吧?    再一次放棄了探查這個孔老夫子底細的念頭,韓雨深吸一口氣,緊緊的掃了卓不凡一眼道:“你能這樣想最好,不過,日后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能自作主張的隨便殺人?!?nbsp;   卓不凡點頭道:“我既然跟著大哥,那自然什么都聽大哥的?!?nbsp;   韓雨拍拍他的肩膀,這時候郭青山已經洗完了澡,韓雨便將他趕了進去。郭青山看了韓雨一眼,憨厚的笑道:“你們沒事吧?”    韓雨微微一笑,點頭道:“沒事。行了,你早點睡吧,明還要趕路呢!”    郭青山答應了一聲,跑到最里邊那張床上躺了下來。韓雨在部隊的時候住的就是集體宿舍,對于和兩個大男人一起住,并沒有什么排斥。卓不凡洗完澡后,韓雨便進去洗了。    等他出來的時候,卓不凡和郭青山兩人都已經睡著了。    韓雨不由得搖頭一笑,這兩饒想法無疑都是很簡單的人??燒蛭塹募虻?,所以才純粹,才執著,才真誠,才值得信任,才這么的容易睡著!    韓雨靠在床上,點上一根煙深深的吸著,一點睡意都沒櫻他有一種預感,今晚的事情絕不是兩個毒販的悄悄交易那么簡單。    別的不,單單是那名倭國人,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販毒?販毒是為了賺錢??傷甕鶴擁募鄹?,其中的利潤絕不足以讓他不遠萬里的跑來z國。毫不客氣的,宋禿子的那個價格,已經就是批發價了。他還拿什么賺?    最讓韓雨感覺擔憂的是,z國可不止一個宋禿子,而同樣的倭國毒品供應人還有多少?    若是多的話……    韓雨輕輕的打個寒噤,那個不知名的中年倭寇臨死前的叫囂,似乎暴露了他們的險惡用心。    再回想起今晚他偷聽到的內容,血鷹會,倭國人,宋禿子,三者之間似乎有某種看不見的聯系將他們串了起來。    “血鷹會,不管你們是倭國人建立的,還是為他們做事,他日我遮騰飛之時,就是你們滅亡之日!”韓雨嘴角帶著一絲淺笑,眼中卻閃爍著森寒的殺機。    倭國人既然利用他們的黑色力量,悄悄的對z國進行著鴉片輸出的卑鄙手段,知道這些狗日的暗中還用出了多少手段,操控z國的資源。    以前的韓雨,只是想活的挺一些,再挺一些。他走上這條路,只是為了他自己。雖然也是理直氣壯,可多少還是少了一些熱血高歌的豪情!    可現在,發現了倭國饒陰謀之后,他卻有了一個不得不除之的目標,或者理想。    化身成魔,只為守護。    成就自己身為一個男饒尊嚴,一償自己為祖國而戰的夙愿!    “明著你們不動聲色,可背地里卻他媽的下黑手!若是老子不知道這事,那自然好??上衷諼壹熱恢懶?,那若是還讓你們得逞,我就不配做一個z國人!”    韓雨心中涌動著一種無法言喻的熱血,似乎從現在開始,他就有了一個不能輸,不能敗,不能湍理由。    同樣的,從現在起,任何一個敢阻擋遮壯大的人,都是他的敵人!    又默默的坐了半晌,韓雨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躺進被窩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這一晚,韓雨做了一個夢。夢中,他率領數十萬的弟,踏上了一個島國,滅皇宮,拆廁所,最后率領一干兄弟,踏上富士山,面朝大海,集體噓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騎士的路》,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