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亿博团队全天红运快三计划:第一百五十九章周艷

一定牛红运快三 www.nscbvs.com.cn 作者:夜雨打燈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晶紫色七苦蟲,抬起頭,和酉震四目相視。

    酉震,惡狠狠地盯著它。

    它瞪著芝麻大小的眼睛,同樣惡狠狠地盯著酉震。

    這蟲子……

    簡直成精了。

    與酉震對視片刻后,紫蟲的身子,驟然像海膽一樣炸起。

    身上,鉆出一根根,鋒利得讓人膽寒的尖刺。

    我幾乎什么都沒有看到,什么都沒有聽到……

    下一秒,酉震射向我的那只‘瓢蟲’蠱蟲,就落在了地上。

    一根晶瑩剔透的紫色尖刺,貫穿它的身子。

    ‘瓢蟲’蠱蟲,瞬間慘死。

    酉震的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他的目光,從紫蟲,移到了我身上:

    “想不到,我還是低估你了。

    難怪你會躲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原來你成了‘它’的奴仆……

    有這些蠱蟲在背后做你的靠山,難怪你這么有恃無恐。

    但你不會猖狂太久。

    不管是你們兩姐妹,還是你所謂的靠山。

    要不了多久……

    都會被我擊潰。

    到時候,你就知道……

    沒在被我抓到前自殺,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br />
    我一愣。

    酉震,似乎把我,和這些七苦蟲,當做是一伙兒的了。

    這些七苦蟲,讓他很是忌憚。

    難不成,在這些蟲子的威懾下,他準備饒我們一劫?

    我的心,砰砰直跳。

    臉色古怪,沒敢說話。

    生怕暴.露。

    “既然這樣,我就留你,還有你妹妹多活幾天……

    等下次我再來的時候,就是你們兩人的死期?!?br />
    他說罷,沖我揮了揮手。

    小葉子的兔寶寶布偶,不知什么時候,落到了他手里:

    “對了。

    這只可愛的小白兔,我就先拿走了。

    咱們日后再見?!?br />
    說罷,酉震大笑著,走出了房門。

    我看著他拿走的布娃娃,剛剛還激動得怦怦狂跳的心,頓時涼了一截。

    酉震,果然沒有那么輕易放過我們。

    降頭師之間,最忌諱的,就是被別人拿走自己的貼身信物。

    掉落的頭發,剪下的指甲,脫落的牙齒,褪下的死皮,或者沾滿人氣息的貼身信物。

    在尋常人看來,和垃圾沒什么區別。

    可一旦到了降頭師手里,就是對你下降的絕佳媒介……

    厲害的降頭師,能從你貼身信物的氣味中,嗅出你的生辰八字。

    隨后扎草人下降頭,一下一個準。

    所以我趕忙追出去,想奪回小葉子的布娃娃。

    但被酉震兩巴掌扇翻在地。

    他不耐煩的對我說:

    “有那些蠱蟲保你。

    我不殺你,就給足‘它’面子了。

    你居然還敢來找死?

    如果不是今晚月亮沒圓,整棟孤兒院,一個活著的生靈,都不會留下。

    好好珍惜,你生命最后的時光吧。

    滿月降臨的那一刻,就是你們的死期?!?br />
    說罷,他晃了晃手中的兔寶寶,陰森森地說道:

    “如果不想你妹妹死的太快……

    最好不要讓她離開這棟樓。

    我可不敢保證,會對她下什么降頭。

    要是被我一個不小心,失手弄死,那可就太遺憾了……”

    聽了他的話后,我的腦袋,轟的一下,快要爆炸。

    酉震沒有再搭理我,匆匆下樓。

    似乎有很重要的東西要處理。

    我回到小葉子的房間,先前潮水般涌動的蟲群,此刻已經不見了蹤影。

    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酉震,之前就是忌憚蟲群,才放我和小葉子一馬。

    這些蟲群,是從哪里來的?

    我一頭霧水。

    我之前下過井底一趟,根本沒有發現第二只紅蟲,更不要提,紫色的七苦蟲了。

    這些蟲子,為什么要救我一命?

    是腥紅之月內尸體的旨意?

    還是察覺到酉震身上的沖天戾氣,意識到了?;?。想將他趕走的同時,無意間救了我一命?

    我當時,也沒有深思。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酉震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

    他之前對我說。

    如果不是今晚月亮沒圓,整棟孤兒院,一個活著的生靈,都不會留下。

    下次滿月的時候,就是我們的死期。

    他無意間的一句話,透露了我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你們應該還記得,酉震之所以偽裝成‘神犬’,殘殺同族七歲孩童。

    就是為了培育他的‘禁忌之蠱’。

    那只‘禁忌之蠱’,是近乎絕種的洪荒異種。

    在未徹底成年之前,只有在月圓之夜,陰氣最盛之時,才能從沉睡中蘇醒,逞兇作惡。

    所以之前酉氏一族的慘案,只會在月圓之夜發生。

    他對我說,要到月夜,才能屠戮孤兒院。

    幾乎是在告訴我……

    他的‘禁忌之蠱’,還未成年。

    沒有成年,就有弱點。

    也就意味著……

    我在‘臥龍高中’給他準備的那份大禮,依舊管用。

    所以,我給小葉子留下了紙條,讓她乖乖呆在孤兒院,不要亂跑。

    最好連門都不要出后。

    我匆匆離開了孤兒院,到‘臥龍高中’,找到了周艷……”

    “周艷?”

    我聽到這里,有些呆滯。

    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周艷。

    周艷此刻在我身旁,聽的津津有味。

    楊柳的經歷,在她聽來,簡直就像是里才有的情節。

    但聽楊柳,忽然提到自己的名字,她嚇了一跳,抬起頭,一臉的愕然。

    她也不明白,楊柳這句話,究竟什么意思。

    我看楊柳,一點都沒有要解釋的意思,趕忙追問道:

    “這關周艷什么事情?

    她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學生……

    怎么就成你給酉震準備的大禮了?

    她這副弱不禁風的小身板兒,風一吹就刮跑了……

    怎么可能幫得到你?”

    “你不懂。她一點都不普通……”

    楊柳搖了搖頭:

    “我甩開酉震,帶著小葉子,離開文山后。

    最開始的那段時間,我幾乎睡不著覺。

    一閉眼,就想到村里,慘死在酉震手下的孩童,破碎不堪的尸體……

    就想到我母親,孤零零的一顆腦袋,立在石頭上,漫天‘食人蠱’,圍著她的遺體打轉兒的畫面……

    想到我們被酉震抓住后……

    種種凄慘無比的下場……

    這些記憶片段,折磨的我快要瘋掉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酉震找上門,我和小葉子,該怎么辦?

    一定要找個,對付他的方法才行……

    不然,不等他找到我們,恐懼和疑慮,就先把我給逼瘋掉了。

    想要對付酉震,首先要弄明白,他身上的那只‘禁忌之蠱’究竟是哪種蠱蟲。

    我甚至都沒親眼見過他的‘禁忌之蠱’。

    只知道它叫聲像瘋狗,震得人心里發毛,渾渾噩噩。

    將人殺死時,會留下野獸般撕咬的痕跡。

    而且……

    來無影,去無蹤。

    從未在案發現場,留下自己的足跡。

    說來也巧,我和小葉子,之前在街上賣藝的時候。

    遇到過一個俊和尚。

    自詡‘陸口’大師。

    說是和尚,但他一不化緣,二不念經,而是靠說書討賞錢養活自己。

    反正給我的感覺,很奇怪。

    我們那天路過時,他面前聚了一群人,圍成一個圓圈,津津有味地聽他講評書。

    小葉子喜歡熱鬧,看到人多,賴著不肯走。

    我只得抱著她過去看評書。

    這一聽不打緊。

    和尚,正在講一個‘農夫和蠱蟲’的故事。

    那個蠱蟲,怎么聽,怎么和酉震的‘禁忌之蠱’相像。

    和尚的評書,聲行并茂,我聽得入了神。

    農夫救下了蠱蟲,但是,卻被蠱蟲反噬。

    要吃了他。

    在故事的結尾,農夫找到了蠱蟲的克制之法。

    用這個方法,殺死了蠱蟲。

    他講完書后,我本想問問他,他的故事,是否是真的……

    評書中農夫的方法,現實里是否管用。

    但故事剛剛講完。

    和尚正掏出一只鐵缽,向圍觀人群討賞錢時。

    人群里忽然沖出一位年紀不大的妙齡少女。

    說這和尚不是好鳥。

    她昨天晚上隔著窗戶,明明白白地看到,和尚頂著一個油光賊亮的大禿腦袋,偷她家晾衣架上,剛洗好的內衣和肚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午夜探險直播》,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