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红运快三开奖走势图结果:第三百五十六章 月下神祭

一定牛红运快三 www.nscbvs.com.cn 作者:魔笛童子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主人,不管付出何種代價,我一定會把你救醒的!”趙英彥紅著眼睛道。

    “這……”仲良看到趙英彥竟然去搬動云河的遺體,不由得大驚失色,這是對逝者大大的不敬??!

    “彥少俠,我知道你心里難過,但是祭師大人已經走了,我們還是盡早讓他入土為安吧!”仲良好心地勸。

    趙英彥仿佛完全沒有聽到仲良所說的話,抱著云河徑直走出神殿。

    “仲良,你先別打擾小彥,或許小彥真的有辦法讓老大活過來呢!”寒尋梅激動地說著。

    “好吧……”仲良是不相信的。

    成神,可以理解,這只是潛修的一種進程而已!

    但是起死回生,那就是另一個概念。

    他并不是不愿意看到云河復活。只是他認為云河已經死去多時,就因為大家不想他死,幻想著他能復活,就任由趙英彥拿他的遺體瞎折騰,是不是太可憐了?

    只是,他雖然替云河心痛,但是這是莫寒皇子的命令,他便不敢多言。

    趙英彥抱著云河,走出了神殿。

    月下是一片絢麗的花海。

    因為寒尋梅和南宮宇這小孩雙雙成神,他們身上散逸出來的神力令到這片花??酶用位貌永昧?。

    趙英彥想起了在山頂神洞時的情況。

    那時候,主人中了劇毒,脈象都消失了,可因為睡在祭神花海之中,花的靈氣滲進了他的四肢百骸,令到他恢復生機。

    祭神花,是召喚神靈的花,能催動主人與生俱來的自愈能力在無意識之下運轉!

    如果把主人抱到花海之中,說不定能像上次一樣,出現奇跡呢?

    想到這里,趙英彥緊張地抱著云河往花海深處走過去。

    殿前來了大批前來悼唁和守靈的平民,看到趙英彥就這么抱著他們敬愛的祭師大人走過來,人們都沉痛地低下頭,讓出一條通道。

    沒有人敢上前暄鬧,或許再罵趙英彥的不是。

    趙英彥拿出兩顆珍貴的仙丹,令到他們的殿下和一個平民小孩成神,已經能說明一切。

    此刻,更多的人心里在后悔??!

    早知道所謂的毒藥原來是成神的仙丹,自己就第一個站出來啦!那么現在自己就是神仙了……

    只不過,這個世界上哪里有如果的呢?

    趙英彥輕輕地把云河放在花重錦簇的花海深處。

    凄迷的月色如牛奶般撒照下來,便得云河蒼白發青的皮膚更顯得凄冷。

    他靜靜地沉睡在花海之中,雖然臉上已經沒有活氣,但是閉花羞月的容顏依然沒有因為生命褪退而遜色,反而美得越加空靈,就像姹紫嫣花的靈花都黯然失色。

    大家都十分迷茫。

    彥少俠把祭師大人的遺體抱到花叢中,幕天席地的曬月光,真的好嗎?

    夜里的花草水氣重,不利于遺體保存??!

    是因為多愁善感,又溫柔善良的祭師大人生前喜歡看月亮,所以彥少俠才用這種方式跟他作最后的道別嗎?

    就算看月亮,把祭師大人放在水晶棺里不是更好嗎?

    盡管大家都有很多想法,但是誰都不敢發出聲音。

    夜,靜悄悄的。

    就連夜蟲都緊張得不敢鳴唱,生怕打擾到兩人這悲傷的生離死別。

    滿以為這種沉痛而寂靜的氣氛會一直持續下去,然后,下一秒,趙英彥做了一個令所有人都驚愕不已的舉動!

    他竟然將云河上半身的衣服三兩下就拉開!

    這具身軀完美得如同一件用白玉雕成的精致的雕刻,每一道線條都是那么魁惑而迷人。

    那道被利刃穿心而過的傷口猶蒼白猙獰地外翻著,是那么駭目。

    他就像一尊被損傷了的雕像。

    這是致命傷。

    那一劍是那么無情狠絕,利落地穿過這個單薄不堪的身軀,不給他絲毫掙扎的機會!

    還有雙腕深深的傷痕幾乎把這雙瘦瘦的手腕都切斷了。

    剛才寬長的袖子把手腕的傷口遮去,看不到傷口,看起來便安詳。

    而此刻,在這些大大小小的可怕傷口的襯托之下,他安詳的臉容只會令人更加心痛,心生憐憫,心緒不安。

    只是這些傷口雖然慘不忍睹,并沒有毀去他的容顏,反而有種凄愴而殘缺之美,有種最美好的東西被毀掉的那種遺撼……

    寒尋梅看得傻了眼,一開始以為趙英彥把老大抱到靈花海那邊,以為他是讓老大吸收日光精華,天地靈氣之類的,豈料他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撒開老大的衣服呢?

    怎能讓老大的身軀衣不遮體地擱在那么多人面前??!

    這里可是有成千上萬的人在看著??!

    趙英彥不覺得羞,寒尋梅都替老大覺得羞了。

    他紅著臉,慌張地對一旁的仲良道:“仲良將軍!你還不趕緊把這里清???我老大的身軀,豈能隨便讓大家這樣看去??!”

    “??!遵命,殿下!”仲良這才似夢初覺才回過神來,趕緊下令:

    “眾將聽令,立即讓所有人撤出祭神花海!所有人立即轉身,不得再看這邊!彥少俠正在行復活云祭師的儀式,要是儀式受到打擾,你們任何一個人都擔擋不起!”

    “遵命!”將士們領命后,都齊齊“嗖”的一聲調轉身,背對著趙英彥和云河所在的方向。

    莫煌古國的平民都很敬重云河,并沒有半點冒犯他遺體的意思,現在聽聞他們敬愛的祭師大人還有機會復活,都喜盈于色。

    經仲良將軍這么一提醒,就算不用將士們驅趕,他們都自覺地離開這里了。

    “彥少俠,我們的祭師大人就拜托您照顧了!請您務必一定要讓他回來!”

    人們在離開之前都在真誠地表達著自己的心意。

    “宇兒,我們也回去吧!別再留在這里妨礙彥少俠了?!蹦瞎畹哪蓋狀嘰?。

    她今天以為會失去這個小兒子了,沒想到好人有好報,她兒子因為對祭師大人足夠的忠誠,而被彥少俠選中了,獲得了成神的機會。

    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是難以形容的。

    她現在只想把小兒子帶回家,好好把小兒子養大,別的都不敢想了。

    盡管對云河依依不舍,但是南宮宇也不敢打擾趙英彥,被母親牽著他的小手離開了。

    很快,祭神花海就變得冷冷清清。

    只剩下趙英彥、寒尋梅和仲良三個活人了。

    寒尋梅望了仲良一眼,道:“仲良,你也退下吧!”

    “可是……”仲良很想說,他的責職就是?;せ首擁釹履?!怎么擅離職守?

    寒尋梅沒好氣道:“仲良,我現在已經是神仙了,有我守在這里,還有什么好擔心的?你退下吧!我老大復活,需要絕對安靜的環境?!?br />
    “好吧!”莫寒皇子堅決下了驅逐令,仲良只好妥協,惴惴不安地退下了。

    趙英彥將手按在云河氣海的位置,拼命地灌入靈氣。

    可是云河的氣海早就破碎了,他那點微薄的靈氣有如泥牛入海,在氣海原本那空蕩蕩的位置根本泛不起半點漣漪。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云河身上沒有絲毫的變化,他的身軀甚至仍是冰冷冰冷的。

    他的靈魂還開始變得越來越淡薄,在冷冷的夜風中漸漸地開始飄散。

    再這樣下去,這軀殼很快就會成為一具空皮囊。

    “主人,加油??!你不能這樣睡下去……”

    趙英彥鼻子一陣泛酸,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一開始,寒尋梅還抱有幻想,可看到趙英彥的表情,情況似乎并不樂觀。

    “小彥,我現在是神仙了,我擁有神力了,你告訴我,要怎樣做才能幫助老大復活?”寒尋梅著急地問,他實在忍不住,不想再袖手旁觀了。

    神仙,神力……

    這兩個關鍵詞提醒了趙英彥。

    “主人從前是無境的神,即使現在修為跌落,他已經可以掌控圣境的雷電,要想激發主人自身的凝魂塑體之術,至少需要無境的力量!小寒子雖然你已經突破至化神境,但還沒有渡過神劫,只能算是一個半神,而且從化神境到無境,你還差了六個大境界,你的力量根本救不了主人!”趙英彥沉著聲音道。

    “什么?六個大境界?”寒尋梅聽得額頭一陣冷汗。

    他原本以為神境,已經是至高無尚的大境界,原本不是??!

    自己只是入門,而且還是“見習”的,還未“轉正”?

    “看來,只能走最后一步了?!閉雜⒀迦套⊙劾?,用哀傷地眼神望著沉睡中的云河:“主人,要是再這樣下去,你的靈魂會散,你的軀殼也會化為塵土,夫人和小主人,還有飛狐谷的人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盼得你重新凝魂聚魄,塑體為人。所以小彥只能擅作主張,先把你突破至神境,哪怕以后你可能要滯留在這個世界相當長的時間,也比變成空氣和塵土要好?!?br />
    趙英彥說起,眼神變得凜冽起來,他輕輕念道:“天星劍!”

    隨著他的一聲呼喚,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憑空出現,很有靈性地懸浮在他面前。

    趙英彥伸手拿起劍,反手一劍就割在自己的手腕上,頓時鮮血成溪,默默流淌。

    趙英彥抓了一把血,涂在云河心臟和雙腕的傷口上。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沾在云河皮膚上的血,竟然緩慢地被他的皮膚吸收了,很快就消失不見!

    “竟然有效!”趙英彥臉上有了一絲喜悅的笑容。

    只是,云河傷口依然沒有愈合的跡兆,更不用說恢復心跳。

    云河身上的血被喬晉和魔尊放得一滴都不剩,所有血脈都枯萎了,他的皮膚依然蒼白蒼白的,甚至發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萌狐悍妻》,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